馆藏精品

馆藏精品 > 一级文物 > 江竹筠给谭竹安的信

江竹筠给谭竹安的信

江竹筠给谭竹安的信,22.3cm×15cm,1页便签纸,钢笔书写,旧、完整。便签左上角印有一烟盒,烟盒左边写有“香味纯和 皆大欢喜”八个字,烟盒右边写有“吉而喜牌 美国名烟”八个字,烟盒下面写有“通用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11个字。1948年1月,江竹筠爱人彭云梧在奉节竹园镇战斗中牺牲,她回重庆向川东临委报告,组织上原决定让她留下,但她不顾丧夫别子的悲痛,于1948年2月重返万县,参加万县工作。此信是在万县时写给竹安弟的信。内容写道“竹安弟:你三月廿四日的信我收到了,谢谢你。信给了我温馨,也给了我鼓励。我把它看了两次,的确我感到非常的愉快。由于生活不定,心绪也就不安。脑海里常常苦恼着一些不必要的幻想,他是越来越不能忘了,云儿也成了我时刻惦记的对象。我感谢你和其他的朋友,云儿是生龙活虎的,我知道他会这样。在你们的抚育之下,它是会健康而愉快的成长的。可是,我不愿意他过多的耗费你们的金钱和时间。吃得饱、穿得暖足也,可别娇养,但是得特别注意他的病痛,春天来了得严防脑膜炎。幺姐,也成了我不能忘记的人物,可是我能给她一些什么帮助呢?我想去看她,而且很想在春假里去,但是又有多大的好处啊?除了感情上大家得到一些安慰而外,而且我的身子多病,恐怕在路上出毛病,所以去不去都叫我很难决定。要是陈援他们那个托儿所能够组成,幺姐能在那儿帮帮忙的话,那是最理想的了。你和朋友们给她一些教育,他就会走上正路的,你说是吗?我知道他会像亲生的孩子一样的爱云,就像我对炳忠一样,基于人类的真挚的爱是不能否认的,我尤其相信。更何况她的孩子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孩子的父亲呢?是吗!我答应给他们通信,但是我并没有写,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四哥死后,家里的情况仍旧很好,但是由于闹匪的原因,家里人都很累很苦。你回家,我恐怕你吃不消,不过我可以问问,要家里人同意而且需要的话,我再告诉你,我想机会有的是。不过,你既然叫幺姐来,你又要回家,这怎么好解呢?愿你考虑!考虑!重庆只有你给我通信,其他的没有,我也不要,因此通信处别给他们。真的,我走时曾托李表兄来看你,他来过吗?握别  你好  竹均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