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牢里带出的遗墨

作者:张正霞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42122015-09-10

  1964年6月26日,这天,江苏省人民政府参事员梅含章如往日一样,早早地来到办公室。他有条不紊地做好上班前的准备工作,然后,习惯性地开始阅读当天的报纸。当他看到1964年6月26日,南京《新华日报》的《红色家谱》专栏刊登了宋振苏撰写的《我们这一家人》时,他的拿着报纸的双收不住地颤抖。他强耐内心的激动,一口气读完了这篇文章,立即找到作者宋振苏的地址,奋笔疾书。 
  几天后,远在北京炮兵司令部的宋振苏接到了这封信。“……我与您父亲宋绮云过去在白公馆一起坐牢。我出牢时,他送我一篇序文,是他亲笔写的,1500多字……” 
  6月30日,梅含章接到宋振苏的回信。宋振苏希望能看看父亲宋绮云的遗墨。 
  70年代初,这篇署名“宋绮云”的《送含章同学赴金陵序》出现在重庆博物馆的展厅。序文全篇1423字,书法漂亮,文辞优美,引经据典,借古喻今,揭露蒋介石反动政府的黑暗,表现了作者乐观的革命精神,对革命必胜的信心,显示了作者渊博的学识。本着奇文共欣赏之意,据实物誊录如下。原文为直排,书写于黄底红线的竹纸上,文字为繁体。 
  送含章同學赴金陵序 
  宋綺云 
  人不可離世而独立,然性行端方,才智卓越之士,投閒置散,幽嚴穴而不用者,又所在多有;此世之相遺,非所以遺世也。至若志存公忠,睿知英發,能为生民造福利者,其被世之摒斥也必益劇,甚且必欲逐之蛮貊,棄诸四夷而後快。然疾风有劲草,板荡出英雄,世虽欲遺之,而又每不可 得。孔氏所谓“虽欲勿用,山川其捨诸?”余之认識含章,殆如是耶! 
  含章姓梅氏,又名士珩,浙東天台之望族,幼生長於名山勝水间,秉賦坦率耿直,超然不泥流俗。对人诚懇,对事公忠,而勇往邁进,不计個人利害之精神,尤有足多者。倜儻頭角之露,鄉里固已交誉,梅氏有子矣。 
  民国十九年,含章方十八歲,由高中畢業,投入軍校八期。廿一年受訓期满,以成绩優異,留校服务,任區隊長職務。越二年投考训练總监部外语班,受训期满,考准留德,適抗日軍興,德乃日寇之与國,因未成行。對日血戰方殷之際,含章转入装甲師團,先任参谋,繼调機械化营营长,数创顽寇。虽書劍小成,耻無聞焉。乃於廿九年考入陆軍大學,苦攻三年,卅一年畢業后,分發三十四集團軍任装甲兵團副團長,旋又奉召至重慶軍令部軍研班受训三月,方拟束装返胡宗南部工作,因事牵連,幽居嚴穴,已三年又三越月矣。兹者,陽春三月,霧散天清,始復奉命赴首都國防部報到,候派工作。然痛定思痛,感慨叢生,臨别之際,余又焉得無言乎! 
  含章与余,在軍校为先後同學,而小余八岁。在學校未及相晤,在社会又天南地北,無缘聚會,独於嚴穴幽栖之时,把晤于患难悲痛之中,同为世所遗弃,正不谋而合,此冥冥之中,聚合殆亦有数。幽栖以来,各自检讨,仰观俯察,實無愧于天人,忠贞不改,一至於今,赤胆忠心,潔志砥行,為世之所不容也,固宜;此则余与含章又有同病,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余与含章之相识岂為偶然。每於傍晚,散步小院,談論風生,辄恨相见之晚。庄生有言:空谷闻跫音橐橐则色然而喜,余与含章每有同感焉。思家憂国,情怀萬千,一经畅叙,辄復破涕為笑。是含章之勵我助我者,不亦多乎? 
  顧余等聚會,甫经三月,含章又奉召赴金陵,而余独留,以含章之聪明才智,吾固知不能终相遗也。愿效貢公之喜,敢为兒女世態,作惜别之悲乎!唯人情所不能免者,余又岂能無动於衷耶!窃思,人生上壽,不過百年,七十之歲,已為稀矣;含章方當英壮有為之时,竟投閒三年,個人家國之损失,将如何彌補,余以衰颓無能,摒居六年,以视含章,岂为過乎?昔贤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司馬公独悲伯夷叔齊颜回之徒,终至贫困以死,所谓常与善人者为何如哉?!至若操行不轨,專犯忌諱,而终身逸乐富厚,累世不绝,如盗跖之徒,竟以善终者,比比皆是。天之报施,又何如哉?!司馬公遂不禁喟然而叹曰:“余甚惑焉!”甚矣,司馬公之不达也,孟氏不云乎:“天之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膚,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造物之所以困之者,適所以成之也。虽困奚伤?且也,社会進化,自有其伟大之動律,一二人之喜怒,何与于奔腾澎湃之潮流乎?!一人之利害得失,從自我之立场觀之,固不为不大,如從整个歷史進程觀之,直如沧海之一粟,诚渺乎小哉!昔司馬公所谓天即今之所谓社會也,從整体言之,人類之残害倾轧,無不足以促進社會之進化。是个人之利害得失,有助于人類社會也,不亦大乎?!西谚有言:最後笑者,乃善笑之人。至哉言也! 
  含章之行也,余既为诗以留纪念,復为文以壮行色,因不禁撫髀雀躍,更为之歌曰:青山葱葱,绿水泱泱,今日之别,敢云忧伤?日之昇矣,其将痛饮於東山之上!! 
  这篇洋洋洒洒长达1500字的序文,出自于囚禁于国民党军统死牢的宋绮云之手。那么,宋绮云是谁?他又为何赠文给梅含章呢? 
  一、搞红邳县 
  宋绮云原名宋元培(后改名绮云,为行文方便直接称宋绮云),字复真,1904年出生于江苏邳县杲堂村(今邳州市)的一户佃农家庭,排行老四,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 
  宋家世代为农,忠厚老实。因无文化,总受地主老财的欺辱。宋绮云出生后,其父见其聪明好学,博闻强记,便省吃俭用,送其上学。1914年,10岁的宋绮云背上书包,走进村里的小学启蒙读书。 
  1922年夏,18岁的宋绮云步行300公里,到淮阴投考江苏省立第六师范学校。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他利用课余时间,到茶馆挑水烧火挣钱。苦难的身世,使宋绮云学习更加刻苦努力。他的记忆力超强,过目不忘,张口能诵长篇巨制的《史记》。在校期间,学校组织了反帝反封建斗争,他都积极参加。 
  1925年夏,宋绮云师范毕业后,回到家乡土山小学任教。在教学中,他经常向学生进行爱国主义宣传。 
  1926年11月,他接到同乡小学同学郭子化的来信。郭子化小学毕业后,就去广州投考黄埔军校。这时期,郭子化参加北伐,任铁军24师政治部总务科长。北伐军胜利攻克了武汉,郭子化写信给宋绮云,欢迎宋绮云去武汉参加北伐,打倒土豪劣绅。 
  宋绮云辞掉工作,来到武汉,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黄埔军校第六期)。在校期间,他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1927年3月6日,经郭子化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首先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 
  “四一二”政变后,地方军阀夏斗寅和杨森进攻武昌,黄埔军校第六期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学员全部编入中央独立师,宋绮云在该师的第一团,在叶挺的指挥下,宋绮云参加了武汉保卫战,击溃了叛军的进攻。 
  同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也公开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并虎视眈眈中央军校的学员。 
  军校政委恽代英借野外演戏为名,将学员们带到南湖堤剑泉山区,然后直奔江西南昌,参加“八一”起义。 
  武汉政府得知这支部队的去向后,急命唐生智在江北、张发奎在江南,沿江而下追击。8月3日,宋绮云所在部队抵达九江,得知南昌起义部队已经向广州进军,部队一时无法前进,遂被张发奎缴械,改编为第四军教导团。宋绮云、李超时、曹桂峰等编入第四军教导团第四班。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动员一批党员去地方开展地下斗争,回到原籍,发动群众,建立党组织。宋绮云被动员回乡革命。 
  宋绮云、石玉如、张凤石等人来到南京。宋绮云依靠张曙时的关系,进入了南京市公安局警察队,并任中队长。 
  1927年初冬,南京本地的地下党员曹冷泉、康靖人、乔锦清与武汉来宁的地下党员张凤石、宋绮云、石玉茹、孟庆鉴等自发组成清凉山党小组,张凤石任组长。 
  11月,党中央派中南局孙津川来南京,帮助宋绮云他们整顿党组织,建立中共南京新市委。 
  1928年5月,党内部出现叛徒。宋绮云看见了逮捕南京市委委员宋日昌的命令,当即冒大雨赶去通知宋日昌转移。 
  宋绮云的政治身份暴露,组织决定他转移回老家继续革命。 
  宋绮云回到老家邳县,见到同学李超时。原来,李超时从武汉回乡后,进了县工会,这时已是县工会会长。同乡徐丽芳(后改名徐林侠,为行文方便直接称徐林侠)是县妇女会会长。 
  徐林侠也是邳县人,毕业于徐州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毕业,1926年去武汉,考入张曙时办的江苏省党务训练班学习。1927年秋,北伐军已到济南,正推往南京,于是,徐林侠同姜云清、丁若兰一起回到家乡。在舅舅的帮助下,进入邳县妇女部工作。 
  在李超时、徐林侠二人的帮助下,宋绮云当上了公安大队二中队长。 
  1928年4月,宋绮云、李超时等人建立了中共邳县特支,选举李超时为特支书记,宋绮云为特支组织委员,解慕唐,徐怀云为委员。不久,特支书记李超时调东海筹建党组织,宋绮云接替李超时,担任特支书记。 
  同年秋,中共邳县县委成立,宋绮云任县委书记。 
  在宋绮云的领导下,邳县县委大力发展党员,组织农民开展打土豪的农民运动。他们抓了商团团长杜忆远、恶霸地主陈士髦,邳县成为远近闻名的“红邳县”。 
  1928年冬,宋绮云与徐林侠结为革命伴侣。 
  1929年1月29日,国民党江苏省总部派监察委员段木桢来邳县“清党”,大肆逮捕共产党员。宋绮云组织“年关暴动”,因寡不敌众,暴动失败,有孕在身的徐林侠被捕,县城到处都张贴着悬赏捉拿宋绮云的布告。 
  有一次,宋绮云刚进家门,还未来及坐下,邻居杲海澜家的长工冲进来报警,宋绮云立刻翻墙离家,刚躲进青纱帐,就听见杂乱的脚步声和几声枪响。这次逃脱后,宋绮云转移到东海县,与敌人周旋了两个多月,因敌人搜查很严,宋绮云无法活动,只得离开家乡前往北平。 
  1929年秋,在中共党员刘亚民的帮助下,宋绮云由原名元培改名绮云,到北京大学文学系傍听,课余时间为《大公报》撰稿。 
  时徐林侠在狱中生下双胞胎女儿,即宋振平和宋振苏。由于徐林侠无口供,又有孩子,经其舅舅疏通关系,以“跨党罪”被判7个月徒刑。 
  同年12月,在中共党员陈子坚的帮助下,宋绮云到河南南阳杨虎城部。通过中共党员郭乐山、蒋廷松的引荐,见到杨虎城。宋绮云的政治见解和满腹经纶,深得杨虎城的赏识。不久,宋绮云当上《宛南日报》主编,兼教导队政治教官。与杨虎城的关系也日渐加深。 
  二、叱咤西安古城 
  1930年11月,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中原大战结束后,蒋介石任命杨虎城为陕西省政府主席兼西安行营主任。 
  宋绮云随杨虎城来到西安,任行营秘书。 
  1931年7月,杨虎城委派陈子坚、宋绮云创办十七路军机关报《西北文化日报》,陈子坚为社长,宋绮云为副社长兼总编、绥靖公署宣传科长。 
  宋绮云在杨部日益显露其政治才华、组织能力和渊博的知识,深得杨虎城赏识,并常常为杨虎城讲解《史记》、《资治通鉴》、《楚辞》等古典文献。 
  宋绮云在杨部站稳了脚跟,立即与党中央军委留沪办事处的陈赓取得联系,陈赓指示他“就地坚持斗争。” 
  宋绮云与“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陈子坚(杨虎城部队办公厅主任)、郭乐山(杨部政治部主任)、王根增(十七路军参谋处长)、孙蔚如(杨部军长)、童陆生(杨部军事教官)、杜斌丞(杨部高级参议)以及金闽生(宪兵营长官)建立了秘密党组织。 
  宋绮云利用《西北文化日报》这个阵地,保护了许多共产党员进步知识分子。地下党员邵幼和、丁毅忱、周西林、曹绶祉、曹冷泉、刘渺森等人都是报社的记者。 
  宋绮云的妻子徐林侠出狱后,独自带着两个女儿在家乡艰难地生活。宋绮云在西安安顿下来后,立即让徐林侠来西安协助其工作。徐林侠将两岁的宋振苏留在老家邳县,带着宋振平来到西安,参加党的秘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