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把牢底坐穿》的曲作者之考证

作者:郭亮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03412015-09-25

  在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红岩魂陈列馆内陈列着一首歌曲——《把牢底坐穿》,这是一首为世人传唱了大半个世纪的革命歌曲,至今仍激励着人们奋发向上,勇往直前。然而,在这首歌的歌谱上,只署有词作者,却不见曲作者。这是什么原因呢?       根据相关资料的查阅,以及对当年渣滓洞看守所幸存者的采访,我们了解到了《把牢底坐穿》产生的始末,该曲的真正曲作者是周特生。     周特生,江苏省话剧界元老。年轻时就读于四川省立戏剧音乐专科学校,1936年投身革命戏剧事业,卢沟桥事变后投身于抗日救亡戏剧宣传活动,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民主同盟《民主报》副经理、重庆新中国剧社社长。1947年“六·一”大逮捕中被捕,关押在重庆渣滓洞看守所。1949年3月31日经组织营救出狱,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职于苏南军区政治部文工团,后转业到江苏省话剧团从事戏剧工作,曾任江苏省戏剧导演学会会长。     据周特生回忆:在一次放风中,有一位烈士“将写好的《把牢底坐穿》的纸条交给我,并叮嘱我:请务必谱上曲!”在那种特务环伺,监视无处不在的环境中,加上“我并不是学音乐出身,不懂章法,只好赶鸭子上架,全凭有感而发。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边打拍子,一边哼唱,把床弄得摇晃起来,睡在我下铺的蓝国农被晃得睡不着,爬起来问我在搞什么名堂,我小声告诉他”有“一份歌词让我谱曲,这件事蓝国农几十年后还记得十分清楚。”就这样,《把牢底坐穿》开始在狱中流传开来,每一位难友都会唱。更甚的是,“有一次,难友们在唱这首歌时,惊动了前来渣滓洞检查的大特务徐远举”,震怒之余的徐远举严令彻查词曲作者,“搞得天翻地覆,还派了特务来卧底,最后也没查出来,只好不了了之,”草草收场。
  既然是周特生作曲,为什么歌谱上没有他的署名呢?     这是因为解放过后,被组织营救出来的周特生已经离开重庆,以至于歌曲的证明材料不足,其他当事人也无法查找。据周特生回忆:“重庆解放时,许多老同志离开了四川,在整理烈士遗诗时发生争论”,罗广斌、杨益言与蓝国农就《把牢底坐穿》为谁所谱曲的问题上“争执不下,写信给我,让我出来说明,我没有同意。”1996年冬,杨益言在北京参加第五次作家代表大会时与渣滓洞的难友、文化部原副部长仲秋元聊起过这件事,仲秋元也告诉他这首歌曲的曲作者是周特生,并嘱咐他尽早地、实事求是地向社会说明情况,澄清事实。“杨益言特地到我家来,向我道歉,说解放初你离开四川太早,没有找到人……所以有失误。”但是,周特生对此表示:“死者为大”,一切荣誉应该属于遇难烈士,自己没有必要去争这个署名。由此可以看出,作为一位为党和人民的文艺事业矢志不渝,奋斗终身的老革命者、艺术家,周特生的言行无不体现了一名共产党人的襟怀坦荡和高风亮节。     重庆“11·27”大屠杀惨案已经走过了六十多个春秋,然而不变的是,这首诞生在渣滓洞牢房里的战斗囚歌,依然为世人所传唱。如今,虽然我们没有看到谱曲署名,但我们能感受到它是属于每一位为新中国建立而流血牺牲的渣滓洞难友,他们在最后的大屠杀中是那么的英勇壮烈,在血雾弥漫中是那么的满腔豪气。我想,当子弹打到他们身上的那一刻,歌乐山山谷的天空上响彻的是《把牢底坐穿》等铿锵有力的革命歌声,震撼着牢房上铁窗,声声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