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红岩祭母

作者:刘立群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032018-07-11

母女情深、人之常情。继承和发扬优良的母教母德,而有益于社会是孝道的本份;把这继承和发扬结合于对国民、民族事业的贡献,是孝道的升华。

1939年5月,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和贵阳交通站的帮助下,邓颖超的母亲杨振德和周恩来的父亲周懋臣从贵阳来到了重庆,在曾家岩50号住了几天后,邓颖超就拜托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和南方局的房东饶国模将他们安顿在红岩嘴大有农场内。邓颖超的母亲杨振德就住在饶国模的小楼二楼上,与饶国模隔壁,便于饶国模照顾。周恩来的父亲周懋臣就住在办事处大楼西侧大约一百余米处的农场的小平房里,与农场的一些员工们比邻而居。

忙于工作的邓颖超和周恩来平时都住在城内曾家岩50 号周公馆,但他们每周都要到红岩嘴去学习和工作。这时,他俩就会一起去看望父亲和母亲。被问起她有什么困难时,母亲总是说:“很好很好,没有什么困难。”日机轰炸重庆时,杨振德随饶国模躲空袭,处之坦然,从不惊慌,更不叫苦。

每到母亲生日的那一天,邓颖超和周恩来便要买一些点心给母亲,表示祝贺。

邓颖超的母亲会中医,可以开处方。一次,周恩来发疟疾,老治不好。邓颖超就把母亲接到曾家岩50号住了一个多星期。直到把周恩来的疟疾治好了,邓颖超才把母亲送回红岩。

1939年底,国民党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形势恶化,杨振德提出,怕给组织添麻烦,住在红岩不方便,最好找个尼姑庵去住。邓颖超坚决不同意,就把她和周恩来的父亲周懋臣又送到了贵阳。直到1940年春,形势好转,周恩来和邓颖超从莫斯科回来,才把她们又接回重庆,杨振德仍然住在饶国模家里。

由于几十年的劳累成疾,加上又流离颠沛,杨振德终于病倒了,高烧不退,又拉肚子。她没有告诉邓颖超,怕女儿为她着急。

邓颖超当时也正好在生病。等病体稍有好转,她就和周恩来一起去看母亲。这时母亲已极度虚弱了,夫妇俩便把老人家接到身边细心照料,但终究无力挽回母亲的健康。1940年11月18日,母亲杨振德走完了65年生命历程,溘然长逝。 

邓颖超扑在母亲身上,大哭起来。

周恩来赶来了,他默默地站在邓颖超身边。他知道小超这时的痛苦,知道小超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感情,没有言语可以安慰。望着尊敬的岳母遗容,周恩来的眼睛也湿润了。

邓颖超和周恩来两人肩并着肩,像两尊悲痛的塑像,在母亲的遗体前默哀了很久很久。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但在场的同志看了都无不落泪。

次日,《新华日报》发表了讣告。很多朋友发来唁电,送来花圈。

南方局和办事处的同志们都很敬重这位革命的母亲,悼念祭礼在浓重、悲壮的气氛中进行。邓颖超悲痛地肃立在母亲灵前,念着她自撰的祭词:

我一定要坚守母教,坚定忠实于中国革命事业,为民族、为阶级斗争到底!在我们党内,在全中国面前,在女同胞中,我要更自律谨严,绝不做一件对不起母亲、发生坏影响的事情。我要积极地起着模范的作用,应不致有辱刚强贤良的母教、母德和母仪。我这样永远地纪念着向封建势力、旧社会、旧制度斗争的贤良慈母。亲爱的母亲,请你安息吧!

邓颖超的祭词,表达了对生她养她支持她革命的贤良慈母的刻骨思念和哀悼,更在母亲灵前表达了一个女革命家为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奋斗终身的坚强意志。

1928年至1932年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就认识杨振德的《新华日报》总经理熊瑾玎,代表中共中央南方局,也郑重宣读了祭文:

邓母志洁行方,思想前进,性情刚强。早入社会,艰苦备尝。自食其力,毋怠毋荒。或执教鞭,或施歧黄。稍有所得,不敢或藏。抚女入学,教学有方,引女自立,训女周详。救援志士,尽力相将。追随革命,曾坐牢房。不惧威胁,不畏风霜,法庭传讯,慷慨激昂。意志坚决,孤处浔阳。江西迎迓,欢跃无疆。日寇来袭,虽老不慌。关心国事,无日或忘。方期寇败,得睹安康。岂料一疾,遂尔云亡。回溯往昔,悲痛异常。略备花朵,敬献灵旁。呜呼哀哉,尚飨!”

这慷慨豪迈的悼词,概述了杨振德刚毅奋进的一生,寄托了全体红岩同志对杨振德无限的敬佩和深切的怀念。

灵柩出发前,郭沫若、阳翰笙等文化界的名人都来了。一百多人的队伍,在周恩来、叶剑英、董必武等同志带领下,随灵柩向小龙坎伏园寺墓地缓缓行进。邓颖超走在周恩来身边,在伏园寺墓地,她站在母亲的坟茔前,久久地肃立着,脑海里闪过的,是她与母亲那些难以忘怀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