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公馆监狱里升起了五星红旗

作者:陈建新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602018-09-10

一面用绣花被面制成的五星红旗,一面从铁窗黑牢里飘扬起来的旗帜,一面承载着无数人梦想和希望的旗帜,一面真正用鲜血染红的旗帜…… 

入夜,白公馆监狱的楼下二室,几位“难友”悄然围在一起,把一床红色的绣花被面制作成一面五星红旗,夜空中隐隐传来《绣红旗》的音乐声;与此同时,在渣滓洞监狱,江姐正在与狱中难友作临刑前的告别!这并不是时空倒流的幻象,而是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开放的晚间参观项目“生命作证”的展演剧片段,“狱中红旗”是其中的重要内容。这一幕,把参观者的思绪带回到60年前……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庄严地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七天后的10月7日,仍处在国民党特务森严警戒中的重庆歌乐山下的白公馆监狱楼下二室里关押的罗广斌,放风时从楼上的黄显声将军那里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在消息闭锁的监狱里,黄显声又是从哪里得知这个消息的呢?答案是:从国民党办的报纸上。

黄显声在国民党军队中有较高的地位,因此在狱中能得到一定的“优待”,除了生活上的以外,就是可以看狱方规定的报纸,如《中央日报》、国民党控制的《新民报》等。黄显声经常把从报纸上看到的消息,寻机转告,或直接把报纸偷偷传递给狱中的其他难友。得到消息的难友,或口口相传,或偷偷抄录有关消息再传递给更多的难友,这就形成了“狱中挺进报”的“发行”渠道。

早在前几天,10月2日,黄显声就从《新民报》上看到了一则“中央社台北一日电”,电文报道了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和闭幕的消息,还报道了政协会议“选出了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六人为副主席”的消息。这令黄显声非常振奋,他迫切想得到更多有关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但他对国民党报纸会不会有更多的报道不抱指望。没想到10月3日,报纸又有了消息,真是事遂人愿啊!《新民报》在第一版上,刊登了“中央社上海一日合众电”,电文说:

共党中国正式宣布成立“中央人民政府”,一日北平曾举行盛大集会,由周恩来主持,新当选的“共党中国主席”毛泽东在欢呼和鸣炮声中宣布“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在他发言前,共党中国的五星红旗在广场中升起,毛泽东在致词后,检阅中共海陆空军的队伍,共军总司令朱德亦在场。

虽然只有短短的100多个字,但黄显声已能从中感受到新中国成立的盛大场面和热烈景象。他恨不得马上高声地宣布这个消息,让所有难友都知道,但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偷偷寻找机会来暗中传递这个消息。这个机会,终于在10月7日这天出现了。

罗广斌得到这个消息后,激动不已,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本来每天仅有的十来分钟放风时间,对难友们来说太短促了,但他今天却觉得时间太长,太长。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挨完了放风时间,罗广斌就三步并作两步赶回牢房中,他是急着想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同狱的难友们啊!

当同狱的难友们听到罗广斌转告的消息后,兴奋得像孩子见到了久别的亲娘。他们互相紧紧地拥抱,激动地耳语欢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意犹未尽,大家又互拥着倒在地上连连打滚,在失去自由的国民党监狱里,他们只能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夜已很深了,可难友们都仍然为新中国的诞生而激动得不能入睡。他们围坐在一起,悄声交换着各自的心得,议论着国徽、国旗的形状和式样等应该是怎样的。他们是多么地高兴啊!因为他们终于看到黑暗已经走到了尽头,胜利的红日已经照耀在中国大地上,他们的奋斗获得了巨大的成果,牢底就要坐穿了!是啊,千百万革命先辈的浴血奋斗,不就是为了实现新中国的建立吗?眼见这热烈的情景,罗广斌心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他动情地对大家说:“同志们,同志们!我们也应该做一面五星红旗,我们要争取打着这面红旗冲出牢门去!”

曾同罗广斌一同关押在平二室,后来又与罗广斌一道脱险的毛晓初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大家马上都举双手赞成。老罗就扯下他的红花被面(他被捕时带进监狱的),陈然同志拿出一件旧白布衬衣,拟作五星。因为那时我们还不知五星是黄色的,我们以为星光是白色的,五星会是白色的,同时,也不知五星是如何排列的。大家就悄悄议论,认为是放在旗中央,形成圆圈。我们没有剪刀,也无针线,完全靠一把铁片磨成的小雕刀,小心翼翼地划破被面,刻划白衬衣,做成五个星子,用剩饭粘在红绸上。经过通宵奋战,我们终于制成一面五星红旗了。把红旗平整整地放在囚房中间,大家围着红旗,又是低声欢呼,轻轻哼着国歌,又是跳,又是互相拥抱。

照片53

红旗做好后,大家把牢房墙角边的地板撬起一小块,将红旗叠起来,小心地藏进地板下面,准备等到解放那天,高举着红旗冲出去。

红旗做好了,也藏好了,可罗广斌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他觉得心中有万般激情将要喷发出来,这激情终于凝结成一首诗:《我们也有一面五星红旗》。

后来,参加制作红旗的大部分难友都在大屠杀中殉难,只有罗广斌和毛晓初等侥幸脱险。1997年,由中宣部宣传教育局、武警总部政治部、国家教委基础教育司、司法部法制宣传司、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共青团中央宣传部联合主办的《国旗在我心中──国旗知识展》上,展示了白公馆难友们制作的这面红旗的复制品,记录了参加这面红旗制作的狱中斗士:陈然、刘国鋕、丁地平、王朴……等。照片54

重庆刚解放,罗广斌就回到歌乐山下来参加烈士遗骸的收殓工作。当他再次回到白公馆平二室牢房,将手伸到那块曾经撬开又盖回去的地板下面时,罗广斌的心情一下子兴奋而激动起来,当然还有一些紧张。他已经摸到了,但他立刻抽回手,在身上揩了几下,又重新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

啊!还是那样鲜明,暗无天日的黑牢也没能让她受到一点玷污!罗广斌庄重地捧着她,移身到走廊,上步站到廊栏座椅上,双手一抖,一面五星红旗展开来!

罗广斌想起了刘国鋕,当时,刘国鋕久久地抚摸着这面五星红旗,庄严地说:“这红旗是我们革命胜利的象征,只要有一天能打着出去,我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罗广斌又想起了那首激情凝结成的诗:

我们有床红色的绣花被面,

把花拆掉吧,这里有剪刀。

拿黄纸剪成五颗明亮的星,贴在角上,

再找根竹竿,就是帐竿也罢!

……

罗广斌举起红旗挥舞着,下面是白公馆监狱放风坝墙上的国民党党徽。罗广斌就踩在那党徽的顶上,在红光一片中,那斑剥的党徽格外惨白。眼泪夺眶而出,罗广斌任那泪水恣肆涌溢,向在场的人们高声吟诵:

瞧呀,这是我们的旗帜!

鲜明的旗帜,猩红的旗帜,

我们用血换来的旗帜!

美丽吗?看我挥舞它吧!

罗广斌举旗向着松林坡的方向,高声呼唤:“老许、老谭、老刘、江姐、陈然……你们看到了吗?我们的旗帜飘起来啦!我们胜利了!瞧呀!让我们举起它,洒着自由的眼泪,一起冲出去!”

“冲出去……冲出去……”歌乐山的群峰松林回响着这个声音。

罗广斌举着红旗,冲下石阶,穿过人群,穿过放风坝,大步跨出白公馆的大黑门,站到门前平坝上。这条路线,他曾与难友们在囚室沉寂的深夜里,心心相通地一次次预演过。难友们高举红旗冲出黑牢的心愿,今天,终于由他来完成了!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视野,直望远眺,那朦胧雾罩的后面是沙磁区的街市,饱经磨难的重庆人民正在敲锣打鼓地欢庆解放的日子。

挥舞着旗帜,泪水朦胧了双眼。罗广斌抬头望去,一片红光奕奕闪动。在歌乐山青峰翠岭间,松风卷扬,五星红旗正猎猎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