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战歌:蔡梦慰与他的《黑牢诗篇》

作者:陈建新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232018-10-17

铁窗下的心歌流露出对生命的热爱、对自由的渴望,可更多的还是坐穿牢底、不惧苦难的决心和勇气!

蔡梦慰(1922-1949)  四川遂宁人。民盟盟员,成都《工商导报》记者。1948年5月被捕。重庆行辕二处处长徐远举认为他很有写作才能,多次劝降,希望他能为己所用,但遭到蔡梦慰的严词拒绝。狱中,他用竹签蘸棉灰墨汁,写下长达250行的《黑牢诗篇》。1949年11月27日殉难于重庆歌乐山松林坡。

1949年11月27日晚上,渣滓洞监狱。

一阵阵阴风在渣滓洞的山谷中来回窜梭,发出惊恐的啸叫。天色暗黑,乌云浓密而低沉,像是要压垮大地。难友们在不安和企盼中度过了一天。从下午开始,就不断有难友从各个牢房中被提出去,说是转移,但很快就能听到远处传来零乱的枪声,这枪声一直持续到晚上。

随着汽车的引擎声,几道耀眼的灯光刺进男牢。渣滓洞的大门低喘着打开了,一队武装特务冲进内院,为首的喊叫撕心裂肺:

“蔡梦慰,出来!,出来!……”

叫蔡梦慰者,约有二十五、六岁,圆脸,一头长发,戴黑边眼镜,身着一件灰布长衫。他平静地走出楼上五室,与其他牢房中被提出的难友相互示意。

特务们押着蔡梦慰一行乘车来到歌乐山下的松林坡,特务们推攘着、吆喝着将革命者们往坡上的松林里赶。蔡梦慰在与难友们跌跌撞撞的行进中,乘夜色悄悄从衣襟里掏出一团纸来,弃于草丛中。

随着杂乱的脚步远去,传来的是回荡林间的枪声。那土黄色的纸团在乌云散去的月色下,显得格外耀眼,像一朵山间的野菊,祭奠着腾升于九天之上的英灵。

几天后,重庆获得解放。脱险的革命者带着解放的人们来到歌乐山下收殓殉难者的遗体。在清理刑场时,大家发现了草丛中的纸团。纸团展开,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行行用竹签醮着棉灰烬调制的墨写成的诗句。从此,新中国一代代的人们就从这首名为《黑牢诗篇》的长诗中了解到了中国历史上黑暗的一页,也从中汲取了奋斗的力量。

《黑牢诗篇》是一首未完成的长诗,已写成的分为五章。

第一章    禁锢的世界

手掌般大的一块地坝,

箩筛般大的一块天;

二百多个不屈服的人,

锢禁在这高墙的小圈里面,

一把将军锁,

把世界分隔为两边。”

……

蔡梦慰是1948年5月10日被捕的。当被关进渣滓洞监狱后,他才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人间地狱。在狱外,他为之奋斗的民主、自由、进步事业,更多的是一种理念;而现在,“自由”二字对每一个难友来说,是一种残酷的奢望。在人的正常生存条件都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自由”,是多么的可贵,又是多么的不易啊!

空气呵,

日光呵,

水呵……

成为有限度的给予。

人,被当作牲畜,

长年的关在阴湿的小屋里。

长着脚呀,

眼前却没有路。

 

在风门边,

送走了迷惘的黄昏,

又守候着金色的黎明。

墙外的山顶黄了,又绿了,

多少岁月呵!

在盼望中一刻一刻的挨过。

……

在狱中的每一个人,都面临着敌人软诱硬逼的考验,能不能在敌人面前威武不屈、富贵不淫,是检验是否真正革命的关键。在狱中,蔡梦慰看到了太多的伪善与兽行,但更看到了太多的坚强,看到了太多的心灵与肉体的搏斗,看到了太多的在战胜敌人的同时也战胜了自己的斗争。他本人就在徐远举看中其才学、文字,要他自首参加“工作”时,坚决地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