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善谋和他的秘密红色电波

作者:姚春燕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2032018-11-07

那秘密的红色电波凝结着一名共产主义战士对党的事业的高度忠诚和热爱,他的肉体虽然已经殒灭了,但他不朽的人格将永载于红岩史册!

20077516221820.jpg

成善谋(1917-1949)  四川合江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加入民盟。曾任中共重庆市委电台特支宣传委员,负责抄收新华社电讯稿交《挺进报》刊印。以“雷电华电器修理行”和“建中机电厂”经理为掩护,筹集党的活动经费,为川东游击队购买了一百多枝枪和大量药品。1948年4月因“《挺进报》案”被捕后,以“愿为文天祥,耻作洪承畴”答对劝降。狱中积极作看守的策反工作并取得成功,为难友带进大量药品。1949年10月殉难于重庆大坪。

1935年的冬天,合江县政府大院里走进来一个18岁的男青年,他五官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脸上还挂着谦和的微笑,他的名字叫成善谋,刚刚毕业于四川无线电训练班,是新来的收音员。从那时开始,成善谋的一生便与无线电结下了不解之缘。

抗日战争爆发后,成善谋怀着投身抗日救亡的满腔热忱,于1938年夏天,约上进步同学徐松涛、胡英烈离开合江县,千里迢迢步行投奔延安。他们三人背上带往延安的沉重电讯器材,像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一样踏上了革命征途!可是当到达西安后,却发现陕甘宁边区已被国民党军队封锁,他们多次偷越封锁线均告失败,两位同学感到无望便返回了合江,但成善谋投奔延安决心坚定,他坚持留下伺机再图。

在寻找机会去延安的时候,为了不被国民党特务把自己当成流落青年关进集中营,成善谋努力考上了西北工学院理工系。后因当局镇压学生运动,无理逮捕师生,成善谋愤懑之下中途退学。由于始终未得到进入延安的机会,1939年的那个冬天,带着失望、无奈和痛苦,成善谋回到了合江。回到家乡后,他积极参加当地的抗日救亡运动,并在斗争中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年底,成善谋经组织安排转移到重庆,后报考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举办的贵州航空机械学校。毕业以后,曾到白市驿机场工作,后又辞职回家,在爱人杨必理的帮助下办起了“雷电华”电器修理行和“建中机电厂”。几经周折,成善谋与党组织失掉了关系。他一边打理生意,一边积极寻找党组织,却一时无法取得联系。成善谋没有灰心,他在积极找党的同时,又通过与张澜、沈钧儒、史良、马寅初等知名的民主人士接触,加入民盟并参加各种活动。他认为参加民盟的活动,认识的人多,不仅可以增加找到党的机会,而且还可以自觉地履行起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在民盟组织内,成善谋还利用自己精通无线电的特长,开展秘密电讯工作。

1947年的夏天的一个中午,两位老朋友到家带来了一个令成善谋心情极为振奋的好消息。

来的朋友是黄友凡和程途,他们告诉成善谋:“我们已经向党组织汇报了你的情况,党组织同意恢复你的组织关系了。”成善谋喜极而泣,他激动的说:“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在市工委书记刘国定的主持下,成善谋和另外几名同志组建了电台特支委员会,并担任宣传委员。因为成善谋之前曾做过电台工作,对无线电又特别精通,再加上有电器修理行的老板身份掩护,他成为秘密电台工作的最佳人选。电台是成善谋通过重庆白市驿飞机场军械库内的老同事关系搞到的。为了避免敌特侦讯,成善谋把电台安装在二楼会客室的一部落地收音机内。这部收音机不仅有高音喇叭,上面还有唱机,在收音机内安有明、暗两个插座,每当成善谋工作时,就将收音机扭开,或开动唱机,通过高音喇叭播放流行歌曲作掩护,然后他戴上耳机专心致志地收发报,环境虽吵闹却丝毫不受干扰。

1947年3月新华日报社被迫撤离重庆后,为了打破白色恐怖下的新闻封锁,陈然等人创办了《挺进报》,市工委成立了挺进报特别支部。《挺进报》刊登的新华社电讯,开始时靠香港寄来的电讯稿,但新闻的时效性差,又经常收不。因此,成善谋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每晚为《挺进报》抄收新华社电讯,保证消息渠道的畅通,把党中央的指示及时传达给广大地下党员和进步群众,把解放战争的捷报传遍四面八方。

成善谋抄收电讯稿时工作极其认真,他每次交出转送给《挺进报》刊用的电讯稿,都笔迹工整,一字不苟。有时文句中断了,就在句子后面打上省略号,并用括号注明“刚才外面有人,不便收录,故断”,或在某个字后注明“电讯不清,此字疑是×字”等。他的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让负责刻印的陈然深深的感动和敬佩。

成善谋白天要主持雷电华电器修理行和建中电机厂的工作,晚上又要从事秘密电讯工作,长期的繁忙劳碌、睡眠不足,使他患了严重的贫血病和眼疾,经常昏倒,同事们常常劝他休息几天再干,他总是用一句老话回答:“死也要死在电台上!”

成善谋的心随着红色电波而跳动,时而因我军失利而忧郁,时而因我军胜利而雀跃。有一次新华社播发中央关于形势和任务的系列文件,长达数万字,他几天几夜连续作战,直到将原文件誊写得工工整整,一字不漏,交给上级印发后才歇一口气。

1948年4月,由于刘国定等人叛变,挺进报电台特支被破坏,成善谋于4月17日在家中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最后送押渣滓洞监狱。被捕后,成善谋屡受酷刑誓不屈服。1949年10月28日,成善谋等十人被公开枪杀于重庆大坪刑场。在被押赴刑场的路上,他沿途高呼革命口号,法官“宣判”时,成善谋怒斥和嘲笑法官:“五年后我们再见。你最多只能再活五年,随你跑到什么地方!”他气壮山河、视死如归的革命豪情,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群众。如今成善谋烈士虽然已离开我们六十多年,但他那秘密的红色电波伴随着他那不朽的革命精神,永远回响在我们的心中。